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精神文明 -> 文学作品

诗词歌赋

  发布时间:2018-06-01 09:20:42


    诗,你想起了谁?“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无邪。曲千奏,一朝为闻之,念起灵。戏千吟,一舞为倾之,葬花语。棋百枚,一泣为终之,焚墨目。”这是前人与后人对诗的赞美。对于诗我有无限感言。在诗的世界中幻想,相融。把一颗心交给它,静待花落鸟鸣,静听风吹叶动,静看幽草碧蓝天,静动诗的弦音,于它于我而言又何尝不是别有韵味?诗的世界又是怎样的世界呢,是夏虫鸣笛的羞怯,还是少女的千千心思,又亦是在田间地头劳作的人民与泥土的一场邀约。诗的颜色又是何种颜色呢?是骄阳下的火红烧亮人们的每一寸肌肤,又亦是蓝色大海的沉稳,照亮海子的春暖花开。还是白色,白如雪花,白如空境,如空气相连。在诗中我又看到了谁?是妈妈远处呼喊的泪水,是李白醉酒愤书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,还是文天祥伫立崖边叹出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去丹心照汗青”,又或是年幼时站在大树下背诗的自己。那些文字墨迹在脑海中飞舞,仿佛照亮了光的阴暗又照亮了我心中的激昂澎湃。我承认,我爱它们,正如热爱我的生命。

    词,你想起了谁?

    “词约细腻,于风花雪月,于伊人倾笑于桥边戏水。又约情理难劫,于声舞于乐事于春夏秋冬之季。”这是我对词的赞美。在词的世界中我又如何寻找呢?是清晨后的漫步笑意,是湖边白鹤亮翅,还是在宋词的书海中寻找他们,我们。一如李煜的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。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”道出了时光匆匆易逝,物物相离岂不悲感。让我想起一位故人,多年同学,意外离世。心中思绪万千,在青春年华之时,我们更应好好珍惜生命,珍惜身边的人。此后我对生命的意义多了几分敬意思索。又如欧阳修“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”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,我的爱你的爱牵挂着谁?这些词句,如蝉翼轻盈的落在我心尖上,我想悄悄留住片刻美丽即可。我承认,我醉心于它们,正如醉心于柔情的惬意。

    歌,你想起了谁?

    歌,你想起了谁?是年华匆匆之歌,是生命之歌,还是感情赞歌。关于歌我想咏唱者更为感同身受,一寸一田为之动容。曹公也发感叹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”。箫,舞,琴,笛,一画扇,举手之余一吟而出,如《诗.魏风.圆有桃传》描写的“曲合乐曰歌,徒歌曰谣。”所尽,歌者大能唱出心扉之情,这是歌的艺术表示,也是敲击心灵大门的风声。我承认,我感谢精美歌乐,因为它们使我沉郁时心情开悦,双目莹亮。

    赋,你想起了谁?

    是感情赞歌。关于歌我想咏唱者更为感同身受,一寸一田为之动容。曹公也发感叹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”。箫,舞,琴,笛,一画扇,举手之余一吟而出,如《诗.魏风.圆有桃传》描写的“曲合乐曰歌,徒歌曰谣。”所尽,歌者大能唱出心扉之情,这是歌的艺术表示,也是敲击心灵大门的风声。我承认,我感谢精美歌乐,因为它们使我沉郁时心情开悦,双目莹亮。

责任编辑:廖笑艳    



关闭窗口

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展览路1号  
邮编:471000  
电话:0379-63369666  

民意沟通信箱:hnlyz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19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