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普法天地 -> 案例故事

【法治微课堂】敬老孝亲好传统 拒不赡养法不容

  发布时间:2018-10-17 18:45:54


    岁岁重阳,今又重阳。

    敬老爱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但是生活中有小部分儿女并没有做到这一点。从老人被发现在家中死亡多日到8旬老人在养老院坠亡,这些案例无不让人唏嘘痛心。

    人口老龄化的到来呼唤着我们更加注重老年人权益的保护,子女更应当承担起家庭责任、树立良好家风。

    当老年人权益受损时,该如何维护自身权益?看法官怎么说……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案例一: 洛阳中院

    基本案情

    原告石某、蔡某共生育二子二女,依次为长子石甲、次子石乙、长女石丙、次女石丁,因个子女均已成家。现二原告年近八旬,体弱多病,无劳动能力和经济来源。2017年8月17日,原告石某因身体不适到医院住院检查,并做了手术,住院16天,花费医药费共计2万9千元,扣除新农合报销部分后,实际支付8000余元。之后,石某再次因病住院治疗,花费医疗费1万8千元,扣除新农合报销部分后,实际支付6700元。2017年12月,石某被临床诊断为脑梗死。2018年1月,石某身体不适第三次到医院住院治疗,花费医药费共计3400元。石某三次住院,扣除新农合报销部分后,医药费共实际支出1万8千元,三次住院期间均由被告石丁护理、照看。

    因住院期间石甲没有尽到赡养义务,二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石甲履行对二原告的赡养义务,石甲、石乙、石丙平均分担石某住院期间的医疗费,并要求石甲、石乙、石丙、石丁按月支付赡养费。

    裁判结果

    一审法院经开庭审理,依法判令石某住院期间医疗费等用四被告石甲、石乙、石丙、石丁各承担四分之一,按月给付二原告日常生活费。对于二原告今后的医药费,由四被告石甲、石乙、石丙、石丁各承担四分之一。后因石甲不负判决,提起上诉,二审法院经审理,认定一审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正确,决定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    裁判依据及理由

   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、第三款规定: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;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。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,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,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。

    在本案中,二原告石某、蔡某将四被告抚养成人,四被告也已成家,而二原告均已年近八旬,体弱多病,没有经济来源,四被告均应承担赡养义务。遂依照法律规定,及2018年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标准,做出如上判决。

    法官提醒

    孝敬和赡养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也是每个成年子女应尽的义务。父母抚养教育了子女,也为社会创造了财富,为民族培养了后代,他们理应得到社会和家庭的尊敬和照顾。子女作为赡养人,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、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,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。根据父母的实际生活需要和子女的负担能力,给付一定的赡养费用,有两个以上子女的,也可依据不同的经济条件,共同负担赡养费用,经济条件较好的子女应当自觉、主动地承担较大的责任,共同努力,把老人安顿好、照顾好,让老人安度晚年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案例二:洛宁县法院

    基本案情

    王某(男)现年92岁,一生含辛茹苦,抚养七名子女成家立业,期间长女、长子、次子及老伴四人相继去世后,王某已无自理能力,常年疾病缠身,只能暂居在乙女家里,但其余三个女儿竟毫不履行赡养义务,致使父女、姐妹关系僵化。经河底镇某村村委及王某家族协商,王某及其四女儿达成如下赡养协议:

    一、王某从今以后由乙女赡养,其余三位女儿中,甲女、丙女每月交400元赡养费,丁女每月交350元;二、2017年3月1日前,三位女儿欠下的赡养费应于3月5日前付清;三、王某每月享有优抚金等900元,交给乙女700元,其余200元由王某自己开支,若王某以后大额开支,超过200元,由四女平摊。

    该协议由四位女儿分别予以签字确认。但截止王某将四位女儿诉至法院之前,四位女儿仍未履行协议确定的赡养义务。

    裁判结果及依据

    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,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,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,无劳动能力的父母,有要求子女付给付赡养费的权利。本案四被告对赡养协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,该协议合法有效,法院依法予以确认。四被告应严格按照赡养协议确定的义务,对2017年10月1日前欠缴的赡养费向原告予以给付,2017年10月1日后,按照赡养协议的要求,履行各自的赡养义务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》第七条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第二十一条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六十四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    一、四被告向王某给付2017年10月1日前欠缴的赡养费,给付义务限义务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清;

    二、自2017年10月1日起,甲女、乙女、丙女每月支付王某赡养费400元,丁女每月支付王某养费350元,四被告应于每月5日前付清本月赡养费,未与王某共同生活的赡养义务人每月应至少探望原告一次;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,应当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,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。

    法官提醒

    尊老、爱老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赡养老人不仅是道德规范的要求,还是法律规定公民应当履行的义务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中第十四条规定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、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,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。因此赡养老人其实应该是包括多方面“经济上支持,生活上照料,精神上慰藉”,每个为人子女的都应该本着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的原则,尽量满足老人的生活需要,让老人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天伦之乐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案例三:伊川县法院

    基本案情

    40多年前,被告温某的父亲去世,原告朱某未结婚,于是,原告朱某来到被告家和被告的母亲李某(带着4个孩子)共同生活,一起将被告温某兄妹抚养长大。被告温某小学毕业后开始外出干建筑队,大约1980年结婚另过。

    原告朱某和李某结合后又生育了三个儿子。原告朱某夫妇一直和其第三子生活在同一所宅院内,原告朱某夫妇自己单独做饭。原告朱某患有心脏病,平时需要药物维持,每月吃药开支100余元。

    2009年前后,被告温某开始每年给原告夫妇600元生活费。2015年夏天,原告朱某和被告温某发生矛盾,被告温某停止向原告朱某夫妇支付生活费。鉴于原告称被告将其打伤因此住院支出了1800元的情况,原告的侄子、兄弟遂将原、被告及原告二子叫到一起进行说和,说和之后被告温某将2400元(2015年的600元和住院费1800元)交给了原告朱某,被告温某认为说和人让其将2400元支付给原告的前提是当时原告同意其以后生老病死不再让被告管,原告则称其耳聋,他接住了被告的2400元,但并未答应以后其生老病死不用被告管,故原告诉至法院。

    裁判结果

    被告温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向原告朱某支付5000元。

    裁判依据及理由

    本案中,原告与被告的母亲结婚,并与被告的母亲共同将被告抚养长大,原、被告之间形成继父子关系,由于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,与父母子女的权利义务一致,故被告依法对原告负有赡养义务。本院认为,现原告诉求被告一次性向其支付5000元,不违反法律规定,本院依法予以支持。被告辩称原告曾口头答应收到被告2400元后被告不需再赡养原告,未提供证据证明,故其辩解理由,本院不予采纳。故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第二十一条、第二十七条之规定,作出以上判决。

    法官提醒

    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,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,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,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。老人赡养案件现在越来越普遍,法官表示,子女们应该遵法守法,承担起赡养父母的法定义务,也应该尊崇孝道,传承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案例四:西工区法院

    基本案情

    李大爷的老伴去世多年,其含辛茹苦将二位子女抚养长大,并帮助其二人结婚成家。但是,随着年纪渐长,李大爷的身体大不如前,为照顾生活起居,雇佣一保姆。李大爷系退休职工,现年82岁,每月退休金收入3278.92元,退休工资在支付完保姆费后所剩无几。2017年5月,李大爷生病住院,因无力负担医疗费,甚至由保姆垫付了部分费用。后因费用分摊问题,社区工作人员多次调解无果。无奈之下,李大爷将两个子女告上了法庭,请求法院判令两个子女支付其医疗费24519.64元,以及每人每月支付赡养费600元。

    庭审中,子女辩称自己家庭同样经济困难,无力承担医疗费用。其女靠打零工生活,每月工资自述1450元。其子月收入自述3000多元。

    判决结果

    法院审理后查明,认为,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,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。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,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,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。作为李大爷的子女,负有赡养老人的义务,但鉴于其女家庭较为困难,收入较低,负担较重,本院酌定其女每月给付赡养费260元为妥。其子家庭收入相对较好,但其常年生病住院,同样花销不小,本院酌定其每月给付赡养费500元为宜。剩余医疗费共计8559.08元。综合考虑下,本院认为由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其子负担4000元,其女负担3000元,李大爷自身承担一部分医疗费用1559.08元。至于以后的看病费用,可待实际发生后再行考虑诉讼来院。综上,依照相关法律规定,判决判决李大爷的女儿支付医疗费4000元,每月付赡养费260元;李大爷的儿子支付医疗费3000元,每月付赡养费500元。

    裁判依据

    根据我国《婚姻法》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:“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,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,有要求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。”原告现已年迈,且体弱多病,丧失了劳动能力,确实需要子女赡养,其子女均有赡养原告的义务。

    法官提醒

    法律规定,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,父母经济困难时有权利要求子女支付赡养费,这里包括基本医疗支出。父母有退休工资而子女收入不多并非赡养的免责事由。赡养义务是不能附加任何条件的,子女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。

责任编辑:王雨潇    



关闭窗口

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展览路1号  
邮编:471000  
电话:0379-63369666  

民意沟通信箱:hnlyz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18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