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新闻中心 -> 新    闻

传承 · 家风丨母亲的粽绳

  发布时间:2019-06-11 11:04:25


    端午三天假,飞奔娘身边!

    端午在我的记忆里,更多的是仪式感。

    五彩绳,系手上;割艾草,点雄黄:鸡蛋大蒜虚油馍,最是难忘粽子香。其实,越清苦的日子,越注重节日的形式:小满芒种,焦麦炸豆,男女老少齐上阵,大小娃娃总动员,打仗似的抢收抢种之后,人们借祭奠屈夫子的由头给自己一个放松身心的理由——这,或许就是端午对我们清贫农家的意义。

    因为我的家乡不产大米,也少有苇叶,所以一般我家不自己包粽子,都是去上店街买上三五个应应景,但是煮鸡蛋、炸油馍肯定是必不可少的;头一天晚上,母亲会弄来五色细线,给我和姐姐手脚上绑上五色线,寓意平安健康,不太忙时还会给我们做个“老驴拖”——哦,城里好像叫香囊——不过,我们的里面没有香草,是干草。

    一切都有了,节日就充满味道。饭后抹抹嘴唇,也有油哄哄的感觉,口腹之欲得逞,内心于是也满足了。

    今年端午刚好不用值班,于是头天晚上就去超市割了肉,买了瓜果菜蔬,当然也少不了各式口味的粽子。

    到家时父母的脸上立刻洋溢着笑脸,桌上摆着炸好的油馍,星星爬在爷爷身上看动画片,母亲一直追问丫丫在山东学习啥时候回来,“也不知道娃子能吃住粽子不能”。

    粽子煮熟了,生产线上下来的粽子跟记忆里味道有些距离,但爹娘在,幸福就在,一家人其乐融融,如院内怒放的月季花。

    吃完饭,收拾停当,跟母亲说话时,发现她的手里拿着裹粽子的细绳 ,在一根一根地接着,父亲也从垃圾桶里把扔掉的细绳捡出来,放在她身边。他们做的如此自然,像平时侍弄庄稼一样。

    我问母亲,接这绳干嘛?她说:是点东西,扔了可惜。

    忽然无话可说起来。

    与过去相比,家里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可是父母的节俭却是渗透到骨子里了的,不可能再改变。想起父亲去茅坑里捞蛆虫喂家里养的老鳖,想起来母亲把姐姐的旧裤子给我改成花棉裤,想起来小时候全家去捡别人扔的菜叶做成一大缸酸菜,想起来一家人自己挖泥烧砖瓦盖起了三间上房…………

    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,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。父母传给我的,是天下最珍贵的财富——用他们的言传身教,用他们的一生时间!

    家门和顺,虽饔飧不济,亦有余欢。

    我当永志不忘!

责任编辑:王雨潇    



关闭窗口

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展览路1号  
邮编:471000  
电话:0379-63369666  

民意沟通信箱:hnlyz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19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1